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站点公告:
微信公众号gxdmw_com

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?你明知道的,我那么爱你……

0
回复
116
查看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发表于 2018-10-31 11:56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苏哲宇参加了这场校友会。

他一个人到场。

身边并不见莫小阮的影踪。

同学们都知道他娶了师妹莫小阮,因为那场婚礼,隆重到曾轰动了整个A市。

张北北还不知道他离婚的事情,拉着他,过来拍着他的肩膀问他,“苏哲宇,你可真不够意思啊,你娶走了我们学校的校花,娶走了我们大家的梦中情人小师妹,来的时候怎么不带着她一起过来呢?怕我们看她啊?”

苏哲宇扬起酒杯,语调淡淡道,“我们离婚了,两个礼拜前。”

众人愕然。

当时学校里谁不知道莫小阮喜欢苏哲宇喜欢到死?

也就只有苏哲宇他自己傻瓜,不知道罢了。

有女同学窃窃私语。

“怎么会离婚呢?”

“就是,莫小阮那么好的一个人……”

“对呀,当初苏学长出国的时候,小阮哭的死去活来的,对了,她那时候有个折纸鹤的习惯,苏学长离开以后,她每天都为苏学长折纸鹤,不知道苏学长收到她的纸鹤没有?”

苏哲宇眉心微动。

莫小阮在他出国的时候为他折纸鹤?他怎么不知道?

他之前倒是收到过安茹言送给他的纸鹤,一千九百九十九个。

至于莫小阮的纸鹤,他可从未收到过,当然,她手里折出来的纸鹤,他也不可能要,因为他觉得恶心。

苏哲宇面对这种小道消息,只是冷冷哼了一下。

现在,莫小阮这个名字,他可真是不想提起,不想听到。

端起酒盏喝了一口,今夜的酒,为什么入口会是苦的?

同学会上,苏哲宇居然喝醉了,他这个人向来自制力很强,在一些场合上,从不会喝多,可这一次,甚至没有人劝酒,他就给喝醉了……

司机送他回家。

偌大的家里头,只有他一个人扶着马桶吐的昏天黑地……

以前,他喝醉的时候,身边陪着他的人,一直都是莫小阮。

不管他怎么厌恶她,她都会在背后柔顺的替他捶背,吩咐佣人为他做醒酒汤……

啊,今晚,是不是喝的太醉太醉了?

不然,他怎么可能会想起那个女人呢?

对,一定是他喝醉了……

一定是……

苏哲宇醉的不轻。

这一晚,他居然梦到了莫小阮那个女人。

莫小阮就那么红着眼睛站在他的身边。

她的表情可真是哀伤啊,一双眸子就那么静静看着他,很绝望。

她伸出素白的手指,轻轻在他面颊上抚过,她说,“苏哲宇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?你明知道的,我那么爱你,从十四岁开始我就爱上了你,我心里,除了你,再未装下过任何人,可你……却爱上了别人……”

“苏哲宇,我真的不知道你爱的人是安茹言,我真的不知道,那场车祸,真的只是个巧合,并不是我策划的,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策划这一切,我也不可能算计道安茹言一对眼角膜……”

“可你就是不肯信我……”

“难道你非要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?”

莫小阮垂着眼睑哭着,大颗大颗的眼泪就那么砸在他身上,她的声音很悲伤,以至于他在梦中,都觉得无比悲伤。

恍惚间,他忽然看到莫小阮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,那把刀锋利极了,寒光四射。

莫小阮就那么流着眼泪看着他,而那把刀的刀尖直直对着她自己的心脏,就那么毫不犹豫刺了进去……

满眼都是血。

uPFwbcC0yt4FW0LP.jpg

莫小阮一张苍白无比的脸,连嘴唇都是白的,她的手指上全是血,如盛放的玫瑰一样,她哭着说,“苏哲宇,我把心给你,我把心给你看……”

他真就看到了一颗赤红的心脏,而那心脏上,竟然篆刻着他的名字……

莫小阮,就那么倒在了血泊里,像是枝头最后一片枯叶,不禁风霜,软软掉了下来……

“不……”

“小阮,莫小阮……”

苏哲宇忽然从睡梦中惊醒,两只手紧紧攥着毯子的一角,他甚至不知道,他刚才嘴里一直在喊着莫小阮的名字。

他脸色发白,浑身都是冷汗,嗓子眼一阵干涩,就连呼吸都十分急促。

夜,安静的吓人。

偌大的房间了,只有他一个人……

空的可怕……

而他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“咚,咚,咚……”

一声接着一声。

刚才梦里那幅画面又浮现在他面前。

莫小阮哀伤的,绝望的眼神……

她那颗篆刻着他名字的心脏……

苏哲宇重重呼出一口气,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,过了很久,他才起身去客厅,坐在沙发上,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。

一口一口……

他怎么会梦见莫小阮那个女人呢?

他那么恨她。

她夺走了他暗恋过的女人的眼角膜……

对!

他得恨她啊,他得厌恶她啊,怎么能梦见她?

扬起脖子,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下,嘴里却苦涩无比。

莫小阮,她,已经有两个礼拜没有出现过了……

这一晚,苏哲宇睡在了沙发上,他害怕继续做那个梦,他怕梦到莫小阮哀伤的样子,他怕梦到她捧着心告诉他,她一直都爱着他……

这种感觉可真是不爽。

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牵扯住了,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样……

苏哲宇睁着眼睛等天明,头一次,在没有莫小阮的日子里,感到了些许疲惫……

当然,那也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,并不会困扰苏哲宇很久。

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工作,像往常一样参加各种名流宴会,推杯换盏间,他还是那个自信满满的苏哲宇,是多少女人爱慕的对象,是多少男人羡慕的对象……

只是每个夜里,回到空荡荡的房子里,有那么一瞬间,苏哲宇觉得,他的一颗心,好像空了一下。

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那一颗心,确实是空了一下。

空的那一下,全世界与他而言,毫无意义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

他坐在大大的双人床上,抽出一根烟点燃……

苏哲宇很少抽烟,只有工作压力太大的时候,他才会抽烟。

可是现在,他却急需要抽上一根烟,烟头忽明忽暗,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,寂寞像水一样蔓延开……

以往的这个时候,莫小阮总是坐在大床上,手里捧着一本书,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进去过那些书,可五年里,她天天都会捧着一本书看……

纤长的脖颈,小巧的脸,还有那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,像极了一副温柔画面。

那幅画面,他竟然记住了,而且记的那么清晰。

苏哲宇摇摇头,他觉得他不该记住那样的画面。

那个残忍的女人,她终于离开了,离开一个月了……

他该高兴才对……

对,他该高兴才对。

掐灭烟蒂,苏哲宇邀了三五个好友去泡吧。

酒吧里各种声音震天响,美女,美酒,一伙人玩的很high,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,苏哲宇才会暂时的忘掉他和莫小阮的那五年纠缠,忘掉莫小阮的残忍,忘掉他的残忍,忘掉安茹言的惨死……

但安静下来的时候,苏哲宇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莫小阮那个女人……

一遍又一遍……

他不明白,他为什么总是会想到莫小阮那张哀伤的脸……

她说,“苏哲宇,你喜欢过我吗?哪怕一点点……”

没有,一点点都没有。

苏哲宇一遍一遍在心里回答自己。

他怎么会喜欢那种女人?

不会,永远不会……

那种女人,他只会厌恶。

kWsM3qA7NQUFmrXT.jpg

天气越来越冷,莫小阮已经离开五个月了……

那天苏哲宇正在公司开会,忽然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电话,苏哲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,有那么几秒钟,他居然在心里期盼着,期盼着这个电话是莫小阮打来的。

但,并不是。

那只是一通诈骗电话而已……

苏哲宇的眼神瞬间黯了下来,语气却暴躁如发狂的狮子一样,“骗子都他妈死全家,滚蛋……”

他挂掉了电话,额头的青筋突突地冒起。

他的失态,让整个会议室的人震惊。

苏哲宇自己也说不清楚,他为什么会突然暴跳如雷,以前接到这种诈骗电话,他根本不会和对方说话,直接就挂掉了,可今天不同,他发火了……

发火是因为,这一通电话,他曾抱了一点点期望……

他希望这一通电话是莫小阮打来的,但并不是。

苏哲宇并不肯承认这一点。

他松一松领带,语气冷漠,“继续开会……”

苏哲宇觉得很疲惫,办公室里,他躺在椅子上,一手重重捏着眉心,可脑子里居然想到的是莫小阮那个女人,想到的是那天晚上她抱着他哭的样子,她要他亲自动手,将那对眼角膜摘下……

她还说,她怀孕了……

这个女人,到底在玩什么?

五个月了,她杳无音信。

她父母都以为她去海外旅行了,可她并没有……

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苏总,您刚才有些失态。”

一双纤细的手,缓缓递过来一杯咖啡,女人眉目清浅,长的温婉可人,一笑,却又有勾魂摄魄的美,她红唇微启,轻声说,“您最近好像状态不佳,是不是工作强度太大了,没有休息好?”

苏哲宇接过咖啡喝了一口,语气极淡,“也许吧……”

“要不要抽个时间出去度假修养?”

“不用……”

“明天是我妹妹的忌日……”女人眼眸很温柔的看着苏哲宇,“您今年还去祭拜吗?”

原来,这女人是死去的安茹言的亲姐姐安茹慧。

那场车祸,她是幸存者,受了极轻的伤,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出来了。

安茹言死后,她就一直留在苏哲宇身边当特助。

安茹慧一提醒,苏哲宇才猛然发现,他居然忘掉了安茹言的忌日,往年,他总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天……

总是会提前准备好去看安茹言。

可今年,他居然差点就将安茹言的忌日忘掉了。

他究竟在干什么?

未完待续......

以上文章书名《梁流声无心》

iOBl5wbHlGGhILGF.jpg


友情推荐其他,与前半部分不相干

“箐箐姐,他好可怜啊,不如,我们给他点银子,让他买点东西回家吧。”小女孩估计是天性善良,说着,她竟然真的掏出了一锭银子,递到了那个胖子强盗的手中。

“谢谢女菩萨,谢谢女菩萨,谢谢女菩萨。”胖子强盗连谢三声,心中也顿时松了口大气,因为他不用死了。

对于小女孩的这个举措,名叫箐箐的女子,微微点了点头,不过在赞许的同时,她还是想要说点什么,因为她怕小女孩以后会被人骗,之后她低头蹲在小女孩的面前,摸着她那可爱的小嘴瓜,对着她问道说:“龙儿,难道你忘了,他刚才要伤害你的事情了?”低头瞬间,她那脸上的遮面轻纱,不小心掉落在了地上,里面浮现出的,是一张绝美的容颜,弯弯的眉毛,如月牙一般秀丽清雅,朱红的嘴唇,如樱桃一样诱人无比,蹲身瞬间,三千青丝在风中摇曳,有点让人怦然心动。

最值得一提的是。

“在蹲下一点,在蹲下一点。”霍天赐眼睛都快看直了,因为他也是男人好吧,望着眼前祸水级别,而且还是身材极好的那种美女时,霍天赐这个两世都是小处男的人,实在是有点抵挡不了。

就这么望着望着,突然间,霍天赐疼叫了出声,最后只见这货捂着裆部,躺倒在了地上。

“妈蛋,竟然忘记这茬了。”霍天赐这几天来,可是用了锻体膏的,而锻体膏,要涂抹全身上下,每一处地方,私密的地方,当然也不例外,现在看到这等绝色美女,必然爆发啊,这一爆发,那必然疼得不行。

“要废了要废了。”霍天赐疼得龇牙咧嘴,因为这“幸福”来得,也太突然了点。

看到霍天赐这个救命恩人突然倒地叫疼的时候,那位叫做箐箐的女子,立马走了过来,想看看他的情况。

“小英雄,你怎么了?”柳箐箐俯身在霍天赐的身上,对着他有点紧张的问道,毕竟刚才,是霍天赐出的手救得她们,正所谓,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。

看到霍天赐把头扭了过去,柳箐箐倒是觉得这个大男孩挺正直的,因为这要是放在平常人的身上,那些人巴不得她把身子放低一些呢,但是这个大男孩,没看不说,还把头扭了过去,这到让柳箐箐对霍天赐的看法,加分了不少。

“你没事儿吧?”看到霍天赐不回答她,最后没有办法的柳箐箐,只好将躺倒在地的霍天赐给扶了起来。

这一扶,霍天赐只感觉自己的臂膀,碰到了一个,不,是两个软绵绵的东西,最后他的整个头,都依靠在了柳箐箐那柔软的身子骨之上。

“我滴天!”霍天赐狠掐着自己的大腿,尽量让自己不要往那些不健康的方面去想,但是柳箐箐的这一举措,直接让他的所有努力,都前功尽弃了。

“喔!!”霍天赐只感觉,身下疼的更厉害了,因为他膨胀了。

看到霍天赐疼的虚汗直出,柳箐箐愈发紧张了起来,她还以为,霍天赐突然得了什么怪病了呢,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会如此这般。最新最快更新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柳箐箐紧张的问道。

但是霍天赐的回答,却是让她小脸羞羞:“我,蛋疼。”

“哼,登徒子!”柳箐箐还以为霍天赐是在调戏她呢,最后脸色羞羞的她,直接把怀中的霍天赐给丢了出去。

“龙儿,我们走。”把霍天赐丢走后,脸红不止的柳箐箐,直接拉着那位名叫龙儿小女孩的手,离开了这个岔路口地方。

只留下了胖子强盗,还有霍天赐跟黑子,在风中凌乱。

“我让你起来了吗!”看到胖子强盗还想起来,刚被一顿摔的霍天赐就是一肚子不爽。

“!我今天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我。”捂着裆部,霍天赐缓缓坐起了身,因为他现在还在疼,这也是他人生中,唯一一次不想看到美女的时候。

一旁,跪在地上的胖子强盗快要哭出来了,因为他跪的地方,是在一堆小石子的上面,现在的他,那是疼得不行,这是疼出来的眼泪。

“两位大英雄,那我这能,换个地方跪吗?”这胖子强盗想挪一下位置,因为实在是太疼了。

看到这货龇牙咧嘴的模样,在看到那堆尖尖的小石子时,霍天赐就算再傻,那当然也能看出什么点来。

“我说,你当什么不好,为什么偏偏就想要当一个强盗呢?再有,世界这么大,职业这么多,强盗这个职业,多没前途啊,我说的对吗?”霍天赐一嘴坏笑,然后他一边狠拍着这货的肩膀,一边对着他启蒙道。

胖子强忍着膝盖上面的疼痛,一直在狂点着头,但是霍天赐就是一直在说,一直在说。

最后疼得不行了,胖子强盗只好对着霍天赐弱弱的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哥,那咱们这能,站起来聊吗?”

“滚!”看到惩罚的差不多了,霍天赐也就放过了这个强盗。

“谢谢哥,谢谢哥。”胖子强盗一阵欣喜,然后一瘸一拐的他,好不容易站了起来,这时候的他,只感觉自己的这两条腿,已经快要不是他自己的了。

就在他欣喜自己可以离开的时候,霍天赐突然叫住了他:“我刚才对你怎么说的?要为兄弟两肋插刀!你兄弟现在就躺在这儿,难道你不背走去治治啊?”

“背,背,当然背。”胖子强盗直点着头,但是还没走几步,霍天赐又喊住了他。

“又怎么了啊哥?”胖子强盗哭丧着脸,只感觉自己要被玩坏了。

“银子!银子给老子留下!”叫做龙儿的小女孩,走之前可是给了他一大锭银子,霍天赐现在可非常的缺钱,所以也就,黑吃黑了。

“哦哦,哥你拿走,我不要了,不要了,呵呵呵。”胖子强盗松了口气,他还以为,又怎么了呢。

“你就给我一锭啊?”霍天赐狠瞪了他一眼。

听到这话后,胖子强盗诺诺不舍的又给了他一锭银子。

“就两锭?”霍天赐一脸鄙夷:“你可是强盗啊!一大早上的时间,你可别跟我说,你就抢了十两银子!”

最后霍天赐穷的,把这两劫匪抢劫用的大刀,都给敲诈走了。

“哥,那可是我俩吃饭的家伙,您就放我们俩一条生路呗。”胖子强盗真心没想到,霍天赐竟然比他们还要凶残。

而霍天赐的回答则是:

“再逼逼一句,老子连裤衩都不留给你们!”说着,霍天赐还瞄了眼,这俩强盗身上的衣服,这话一出,那胖子强盗被吓得,立马抬着他那兄弟灰溜溜的跑走了。然而这对难兄难弟还没走多远,一道狂疾而卷的怒风,肆虐在了他们的身上,这道怒风犹如不可割断的绳索似的,硬生生的将他们俩给折磨了致死。

由于是无声无息的被杀,所以百米外的霍天赐跟黑子,也就没觉察到什么,因为这一切发生的,只在眨眼之间罢了。

对面大树上,此时一位满脸厉色的男子,缓缓把掌间二指给收了回去,若是有人发现他的话,你会发现他的双眼布满血丝,面色冷酷无情,眉间气宇,仿佛杀神一般,让人觉得很不可一世!

“不自量力的两个凡人!”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掉这二人后,这男子,瞬间消失在了树上,多少有点来无影去无踪的味道。

隆村,紧挨着百兽林东边,与百里镇不同的是,隆村只是个小村庄,并没有百里镇那么大,不过即便是如此,也有不少冒险者过来,其中尤其是,欲要捕杀野兽卖钱的炼体境武者。

此时霍天赐跟黑子,已经来到了村落口边上。

“喂,你干什么?难道不知道规矩吗!”村落口边上,有三五个持枪的卫兵,正在守关,看到一小厮欲要蒙混进村里,卫兵头头立马让二人过去拿下了他。

“爷您别动手,我知道规矩,我这不,正在掏钱了么。”被枪一指,这小厮立马双腿直哆嗦了起来,最后无奈的他,只好掏出十枚铜钱,交到了为首的卫兵手中。

“,这算个什么事儿啊,竟然连进个小破村子,都得要交过路费。”很显然,这小厮不愿意掏钱,但是没办法,谁让他只是炼体二重境的渣渣呢。

“要是我是炼体四重境的高手,我看你还敢对我这样!”小厮嘴里直嘟嚷,因为这些卫兵,就都只有炼体三重境的实力罢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扫描,进入官方淘宝店

扫描,关注官方微博

联系我们

QQ:84951362

媒体合作
校园投稿: [email protected]
商务合作: [email protected]

手机版|小黑屋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高校动漫网 ( 湘ICP备18003497号-4  

Powered by Gxdmw.Com X3.2© 2008-2018 Gxdmw Inc.